电竞外围群

首页 > > 新闻中心 > 文化 > 文化新闻

寻味开封:宋太祖:女人为何见寡人不跪

2020-04-13 08:23 作者:李开周 来源:开封网-汴梁晚报

有一天,宋太祖询问大臣赵普:“男尊女卑,男何以跪,而女不跪?”人们不是一直都说男尊女卑吗?为什么男人见了寡人要下跪,而女人却不跪呢?

宋太祖讲的是实情。他在位时,臣子上朝,必须对他恭行跪拜之礼,并且不是三跪九叩那么简单,还必须“拜舞”。

“拜舞”又是什么礼节呢?其实就是在叩头、起立和进退的时候,再加上一套整齐划一、姿势优雅、节奏舒缓的动作,例如甩动袍袖、扬起手臂、走出花式步伐等。这些动作在《西游记》里曾经出现,被吴承恩浓缩成四个字:扬尘舞蹈。

文武百官见了宋太祖,要下跪,要磕头,还要拜舞。可是后宫嫔妃呢?并不下跪,更不拜舞,她们只需要正身直立,双手合拢放在胸前,然后轻轻屈膝,轻轻弯腰,轻轻垂下头去,口称“官家安置”或者“圣上万福”就行了。

后宫嫔妃所行礼节,在唐宋两朝都很盛行,不仅盛行于后宫,也盛行于民间——民间妇女对人行礼,也是双手合拢在胸前,屈膝、弯腰加低头,口称“拜见××”,或者“××万福”。像这样的行礼方式,当时俗称“女人拜”。到了明清时期,“女人拜”又从正面屈膝弯腰演变成了侧身屈膝弯腰,俗称“万福之礼”,简称“万福”。

现在回到宋太祖那个问题:既然男人都下跪了,为何女人不跪,见了皇帝,只是屈膝、弯腰、点头就行了呢?

赵普是半吊子秀才,学问不高,当时就被这个问题打懵了,红着脸答道:“臣愚钝,臣不知,容臣请教词臣,再来回奏圣上。”

赵普说的“词臣”,主要是指翰林学士,这些人一般都是金榜题名的进士,文采好、学问大,经常帮皇帝起草圣旨。但是赵普万万没有想到,他问了七八个词臣,竟然没人知道,大家都跟他一样糊涂。

那么这个问题最后有没有解决呢?嗯,还是解决了。给出答案的人,是五代十国时期后周的老臣、北宋初年的宰相、《唐会要》编撰者王溥的儿子,名叫王贻孙。

王贻孙告诉赵普:“现在通行的女人拜,是几百年前女皇帝武则天立下的规矩,在武则天以前,女人跟男人一样需要跪拜。”

赵普请教道:“有何凭据?”

王贻孙说:“汉朝乐府诗不是有这么一句吗?‘长跪问故夫,新人复何如’,可见汉朝女人在老公面前是要下跪的。见老公都下跪,见了国君和尊长岂不更要下跪?”

赵普追问:“您说女人拜是从武则天开始的,可有出处?”

王贻孙说:“我在《渤海国记》一书上读到过。”

王贻孙引经据典,赵普自然心悦诚服,将王贻孙告诉他的原话回奏给宋太祖。宋太祖大喜,夸奖了赵普,又召见王贻孙,在朝堂上大加表扬:“爱卿家学渊源,博古通今,人才难得,必须重用,朕应该让你替宰相分担重任。嗯,修订朝会大礼这项任务就交给你了!”

王贻孙给出的答案到底靠不靠谱呢?基本上靠谱。用女人拜代替日常行礼中的跪拜,这项礼仪确实是由武则天制定的。但是,王贻孙对汉乐府里那句“长跪问故夫”的理解并不准确。

我们知道,汉朝盛行跪坐,无论男女,无论贵贱,包括皇帝和皇后在内,在正式场合就座,都要双膝着地,双腿并拢,让屁股压在脚后跟上面。汉朝所谓“长跪”,并非向人行礼,而是让双膝和小腿继续着地,直起大腿,把屁股从脚后跟上挪开,这是当时人们坐着讲话时常有的动作,与恭敬无关,跟跪拜更没有关系。汉朝的男人也好、女人也罢,如果要跪拜,标准动作是从端身跪坐变成上身伏地,把脑袋低到尘埃里,要么将双手垫在额头下面,要么让额头直接着地。如果以双手垫额,叫做“顿首”;如果让额头着地,则叫“稽首”。

从魏晋南北朝开始,随着椅子和餐桌的逐渐普及,跪坐的姿势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中国人在正式场合渐渐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,而不必怕人笑话。到了宋朝,跪坐早已彻底不见踪迹,王贻孙对“跪”和“长跪”的理解有误,其实也算情有可原,毕竟他没有赶上跪坐的流行风。

另外,必须要强调的是,虽然说武则天制定了女人拜的新规矩,女性见了尊长不必再像男人那样下跪,但并不是说从此以后女性就彻底告别了下跪。我们可以翻查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以及《宋史》,中晚唐的公主和宋朝的公主下嫁那天,对公婆仍要行跪拜之礼,这说明在一些特别盛大的场合,女性该跪还是要跪的。至于民间女子烧香还愿时向神佛下跪、审案过堂时向官员下跪,这些场景在唐传奇、宋话本、元杂剧和明清小说里更是数不胜数。

例如《二刻拍案惊奇》里这一段,写到女子向审案官员下跪:

房氏道:“没有。”知县道:“你丈夫说,钱物细帐,在减妆匣内,匙钥在你身边;田房文契在紫漆箱中,放于床顶上。如此明白的,你还要赖?”房氏起初见说着数目,已自心慌,还勉强只说没有,今见如此说出海底眼来,心中惊骇道:“是丈夫梦中告诉明白了!”便就遮饰不出了,只得叩头道:“谁想老爷知得如此备细,委实件件真有的。”知县就唤松了拶,登时押去。

再比如《警世通言》里这一段,写到女子向救命恩人下跪:

郑夫人哭道:“妈妈,不是奴家贪生俯死,只为有九十月身孕在身,若死了不打紧,我丈夫就绝后了。”朱婆道:“奶奶,你就生下儿女来,谁客你存留?者身又是妇道家,做不得程婴扦日,也是枉然。”徐用听到这句话,一脚把房门踢开,吓得郑夫人动不附体,连朱婆也都慌了。徐用道:“不要忙,我是来救你的。我哥哥已醉,乘此机会,送你出后门去逃命,异日相会,须记的下干我徐用之事。”郑夫人叩头称谢。

还有《醒世恒言》里这一段,写到女子向神佛下跪:

玉娥举玉马坠对黄生说道:“妾若非此物,必为吕贼所污,当以颈血溅其衣,不复得见君面矣!”黄生见坠,大惊道:“此玉马坠原是吾家世宝,去年涪州献与胡僧,芳卿何以得之?”玉娥道:“妾除夜曾得一梦,次日岁朝遇一胡僧,宛如梦中所见,将此坠赠我,嘱付我夫妻相会,都在这个坠上。妾谨藏于身。那夜吕贼用强相犯,忽有白马从床头奔出,欲啮吕贼。吕贼惊惶逃去。后闻得也有个胡僧,对吕贼说:‘白马为妖,不利主人。’所以将妾赠君,欲贻祸于君耳。”黄生道:“如此说,你我夫妻重会,皆胡僧之力。胡僧真神人,玉马坠真神物也。今日礼当谢之。”遂命设下香案,供养玉马坠于上,摆列酒脯之仪,夫妻双双下拜。薛媪亦从旁叩头。

分享到:

责任编辑:刘薇薇

开封网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开封日报、汴梁晚报"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,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开封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"稿件来源:开封日报、汴梁晚报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。
※ 联系电话:0371-22924343

中国式摔跤在开封

协会成立后,办比赛、进校园,全力推广中国式摔跤,扩大影响力,提高广大市民的参与度,并着重培养新一辈人...【详细】
报社简介 | 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LOGO | 本网介绍 | 大事记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投诉举报
国内统一刊号:CN41-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. 开封网 版权所有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1120170004
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、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
Copyright © kf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
联系电话:(0371)22924343 Email:kfw0378@163.com